破除智力差异神话

发布于 2023-06-18  371 次阅读


布尔迪厄:寒门难出贵子

学校教育的作用不是铲除社会不平等,学校反而是生成与再生产社会不平等的场域。
“布尔迪厄指出了法国高等教育中两个同时发展的趋势之间的基本悖论:在高等教育方面选择的增加,提供了比以前更多的教育机会,但是也同时强化了高等教育系统内部以阶级为基础的社会分层。”

符号暴力

在学校里,你可以很清除地判断自己的智力水平:每次考完试成绩排名就摆在那里,如果你是第一名你会很骄傲,会获得正反馈;如果很努力学习还是排在中游或末尾,就会怀疑自己是否愚笨。而老师对成绩排名地强调和重视也会加深这一印象。

一个学生是如此单纯以至于连续考差几次就会觉得自己愚笨。聪明与愚笨是一种简单且粗暴的二元对立,布尔迪厄命名了一种权力运行的机制:符号暴力。帅与丑、贫与富、聪明与愚笨,这些标签会内化在我们的认识里,影响着我们的方方面面。

符号暴力让你天然地接受了自己比别人笨、比别人穷、比别人丑,这就是一种思想上的暴力。

天生的智力差异存在,但它远没有后天教育的影响大,下面我们会介绍这一点并阐述另一种意义上的智力平等。

文化资本

我们当然知道资本是什么,父母将银行卡里的钱或不动产继承给你,你就继承了父母的资本。布尔迪厄提出了文化资本,受教育程度高的家庭会在生活和习惯中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子女,他们乐于也有能力为子女提供更好的教育,从而完成文化资本的继承。在教育上的投入也可以说成是一种文化投资。

“继承而来的文化资本的投资,在学校中得到红利返还,奖励那些具有合股的文化资本的人而惩罚那些没有的人。”

很多学习时微小的习惯都会决定一个人的学习效果,布尔迪厄:
布尔迪厄告诉你成绩不好的原因

摆脱笨的标签,另一种智力平等

朗西埃提出一种智力平等:去相信一个人的知性能力。“他可以学到任何想学的,也可能学不到什么。但他知道他可以学习,因为一切的人类技艺产品中运作着同一种智力:一个人总能够理解另一个人的言说。”

人总可以理解他人所写的、所说的,这就是最基本的智力要求。如果他不能理解,那不是因为他愚笨,原因又有多种:没有这一学科的前置知识、文本本身不够清晰、阅读方式有问题……

那些被贴上“笨”的标签的人最先该做的事,应该是意识到自己并不笨。不要说“我不会,我理解不了”而应该是“我现在的方式做不到,但是有其他种方式我能理解的了”。破除这种符号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