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尔多罗之歌》

发布于 2023-08-06  203 次阅读


作者的一句话可以很好地概括这本书:

我的诗歌就是要用各种方法攻击人这只野兽和本不该创造出这条蛆虫的造物主。p.45

我将用下面几行字来描述我本人在中学过得自由快乐:从来没有。我亲眼目睹人们被命令脱下裤子,排成一列,在教师的带领下一个个剪掉自己的生殖器,接受文明的阉割。

“ 一个中学寄宿生被一个文明的贱民管束,这个贱民日日夜夜、夜夜日日,在几个世纪般漫长的几年中眼睛总是盯着他,他感到强烈的仇恨汇成汹涌的波涛,像一团浓烟涌上大脑,他的头几乎要爆炸了。”p.27

在中学的高压环境下,我第一次遇见了撒旦的圣经——《马尔多罗之歌》。这本书以最极端的方式歌颂了恶,而当时的我正富有攻击性,把整个世界看作敌人。

这本散文诗的主角是马尔多罗。他无恶不作:奸淫少女,在上帝的脸上拉屎,甚至修建矿坑养殖虱子,用来和人类开战:

如果虱子覆盖地球如同沙砾覆盖海滨,那人类将为可怕的痛苦所折磨,将会被歼灭.这是什么样的景象!我将展开天使的翅膀,停在空中观望。p.62

这是一是本对于恶的颂歌。这可以说是一种文学倾向,”我像密茨凯维奇、拜伦、弥尔顿、骚赛、缪赛、波德莱尔等人一样歌唱了恶。“

攻击上帝

上帝在诗中的形象丑陋,会酗酒、嫖娼。上帝是理智被虚无溃败后,人所投奔的东西。

啊!你们永远不会知道长久地抓着宇宙的缰绳已经变成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努力从虚无中拉出最后一颗居住着陌生神灵的彗星,这会偶尔使鲜血涌上大脑。理智被彻底搅动,像战败者似的溃退,一生中总会有一次跌入你们目睹的这种迷途中!p.101

然而比起说明上帝不存在,作者的态度更倾向于仇恨和报复上帝。

我接受生命如同接受一个伤口,我不允许用自杀来治愈创伤。我希望造物主在他那永恒的每时每刻都凝视这道敞开的裂缝。这就是我给予他的惩罚。p.92

据译者的书评:“诗人有感于当时那种触目惊心的恶的表现,不能饶恕造物主那种未使人间成为天堂,未使宇宙成为和谐的失败的创世,因此在一个有罪的世界自己也感到有罪,在一个造反的社会里自己也造反。”

厌恶人类

书中的人类希望信仰上帝来获得无限与永恒,作者戏谑地嘲讽人对死亡后消失的恐惧:

白天战战兢兢地抚摸进人地下王国的昔日活人的脸颊,晚上看见面前每一个木十字架上都用火焰的字母写着人类还未解决的恐怖问题:灵魂是死还是不死。p.27

人类创造了道德,却还是排除异己、互不信任、见死不救。

”人吞食养料,还作出其他带来更佳命运的努力,以便显得肥胖。“p.15

作者对于善恶的区分也表示怀疑:

哎,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它们是一回事,表明我们疯狂地采用最荒谬的办法来达到无限的热情和枉然?p.8

由此,马尔多罗对人类深深地厌恶:

擬视城市的废墟很美,但凝视人类的废墟更美。p.31

彻底消灭人类并不容易,何况还有法律;但是,可以耐心地、一个一个地干掉这些人道主义的蚂蚁。p.177

超现实主义

这本书发行在19世纪末,作者也年仅24岁。

在一战过后,这本书被超现实主义者所推崇,他们宣称作者洛特雷阿蒙为”超现实主义的受精者“。

超现实主义诗人用各种事物之间关系是否遥远来衡量诗歌意象的好坏。这本书最出名的一个片段也就不难理解了:

他美得像猛禽爪子的收缩,还像后颈部软组织伤口中隐隐约约的肌肉运动,更像那总是由被捉的动物重新张开、可以独自不停地夹住啮齿动物、甚至藏在麦秸里也能运转的永恒的捕鼠器,尤其像一架缝纫机和一把雨伞在解剖台上的偶然相遇。p.178

写作手法

书中有许多写作技法,而我对这方面并不了解,只写其中一点。

在第5支歌第7篇,有一只巨大的蜘蛛来吸食马尔多罗的血液。蜘蛛来是为了惩罚马尔多罗,使他的大脑因此而迟钝。而我们如果继续阅读这个故事,就会受到故事的磁力控制,和马尔多罗一样变得大脑迟钝。就如作者后面所说的:

为了机械地建造一篇催眠童话的脑髓,不仅需要剖析一些傻话,使读者的智力因反复用药而严重迟钝,使他的才能在余生中因疲劳法则而必然瘫痪,而且还需要用强大的磁流巧妙地把他带人无法行动的梦游状态,迫使他的眼睛在你们的凝视下失去本性,变得模糊。p.198

他在这里就构建了一个催眠童话,阅读到结尾,”磁性魔力沉重地压在你的脑脊系统上,现在它已经消失了。“因为文章结束了,所以催眠也结束了。

两段摘抄

截取了两端可读性比较强的摘要。

1

pp.48-51
这个孩子多可爱!他坐在杜伊勒里宫花园的长椅上。一个男人心怀鬼胎,举止暧昧,过来坐在同一条长椅上,坐在他身旁。这是谁?我没必要告诉你们,因为,你们将通过他那拐弯抹角的言辞认出他。让我们听他们的交谈,别打扰他们:

“孩子,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天堂。”

“你没必要想天堂,想人间就足够了。你才来到人世不久,是不是已经活腻了?”

“不,可人人都喜欢天堂胜过人间。“

“噢,我就不是。因为,既然天堂和人间都由上帝创造,你肯定会在天堂遇到和在尘世一样的苦恼。你死后,不会按功领赏,因为,如果人们在这个世界上对你不公正(你的经验以后会证明这点),那没有理由在另一个世界上就对你公正。你最应该做的,不是想着上帝,而是自己为自己主持正义,因为人们拒绝把它给你。如果你的一个同学冒犯了你,你难道不高兴杀死他?”

“可这是禁止的。”

“这并不像你以为的那样禁止,关键只在于不要被人捉住。法律提供的公正一钱不值,重要的是被冒犯者对法律的解释。如果你讨厌一个同学,想到他每时每刻都浮现在你眼前,你难道不痛苦?“

”这是真的。“

“那么,现在有个同学使你一生都不幸,因为,尽管他看到你只是被动地恨他,他却依然继续嘲弄你,给你造成痛苦却没受惩罚。因此,只有一个方法来结束这种局面:清除自己的敌人。这就是我最终要说的,以便让你明白当前的社会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人人都应该自己报仇,否则他只是一个傻瓜。最狡猾、最强壮的人才能战胜自己的同类。你难道不想有一天统治你的同类?”

“对,对。”

“那就当最强壮、最狡猾的人吧。你还太年轻,不可能最强壮。但是,你从今天起就可以使用诡计,它是天才人物最美的工具。牧羊人大卫用投石器射出一块飞石击中巨人歌利亚的前额,他仅仅是靠诡计才战胜了对手;相反,如果他们拦腰相抱,巨人会把他像苍蝇般压扁,这难道不令人赞叹?你也一样。公开宣战,你永远不能战胜人类,你却想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他们,但是,采用计谋,你一人就可以同所有人作斗争。你想得到财富、荣誉和美丽的宫殿吗?或者,当你对我表明这些高尚的抱负时是在骗我?“

“不,不,我没骗你。可是,我想用其他方法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那你什么也得不到。纯洁、憨厚的方法毫无用处。应该在工作中采取更有力的手段.更巧妙的策略。在你靠美德出名并达到目的之前,一百个其他人将有时间从你的背上翻过去,抢先来到路程的终点,你狭隘的思想在那儿将找不到位置。必须懂得更宽广地拥抱现时的地平线。如,你难道从没听人讲起过胜利带来的巨大荣耀?然而,胜利不会自己走来。必须洒下鲜血,大量的鲜血才能孕育胜利,才能把它放到征服者的脚下。没有你在平原上看见的那些散乱的尸骨和肢体一一那儿发生过明智的屠杀,就没有战争,而没有战争就没有胜利。你看,想出名,就必须高高兴兴地跳进炮灰形成的血河。目的宽恕方式。想出名,第一件事是要有钱。然而,你却没钱,所以就必须通过谋杀来赚取。但是,你不够有力,不能使用匕首,所以就当小偷吧,一直当到你的四肢变得强壮。为了让它们更快地粗壮起来,我建议你一天做两次体操,早上一小时,晚上一小时。这样,你不必等到二十岁,十五岁就可以尝试犯罪,并会获得某种成功。对荣誉的爱恋宽恕一切。也许,当你以后成为你那些同类的主宰时,你给他们带来的好处和你起初给他们造成的痛苦几乎一样多!”

2

pp.95-96
马尔多罗和他的獒狗从这儿路过。他看见一个姑娘睡在是铃木的绿荫中,他起初以为这是一朵玫瑰。人们无法说出他思想中首先产生的是什么,他是先看到了这个孩子,还是先作出了下面的决定。他像一个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的男人一样迅速脱去衣服。他像一块石头般一丝不挂地扑到姑娘身上,掀起她的裙子,企图犯下奸淫罪“……在光天化日之下!他毫不发窘,算了!我们不要为这种猥亵行为多费笔墨。他神情沮丧,匆忙地重新穿上衣服,小心地看了一眼满是灰尘的大路一一那儿没有行人。他命令獒狗通过上下颌的运动咬死这个迹斑斑的姑娘。他给这只山狗指出痛苦的受害者正在呼吸、喊叫的位置,然后远远地躲开,以免目睹尖牙进人玫瑰色的血管。对于獒狗来说,执行这个命令可能显得非常严峻。这只长着畸形鼻尖的狼以为是要它做已经做过的事情,便自己来侵犯这个娇嫩的孩子,侵犯她的童贞。鲜血再次从她撕开的肚子里出来,沿着双腿流过草地。她的呻吟和这个畜生的呜咽汇合在一起。姑娘向它出示点缀着她脖子的金十字架,求它赦免;她没敢向那个首先想到她弱小可欺的人那双凶狠的眼睛出示这个十字架。但这条狗知道,如果它抗拒主人,一只袖口下的飞刀就会突然剖开它的肚皮,连招呼都不打。马尔多罗(这个名字真让人厌恶!)听到了临终时的痛苦叫声,奇怪这个牺牲品具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居然还没死。他走近牺牲的祭坛,看见他那只沉湎于下流习性中的獒狗的行为,它在姑娘身上抬起头,仿佛落水者在愤怒的浪涛上抬起头。他踢了它一脚,劈开它的一只眼睛,獒狗气愤地在原野上奔逃,在一段相当短却显得过分长的路程中把姑娘那悬挂的身体拖在后面,姑娘多亏了奔跑时的顛簸运动才得以解脱;但是,獒狗不敢攻击主人,而主人也没有再见过它。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美国折刀,折刀上有十至十二根用途各异的刀片。他打开这条钢铁水蛇那些多棱的舌片。他看到洒下这么多的鲜血,草坪却没在血色下消失,便手拿这把解剖刀。脸不发白,准备勇敢地搜查这个不幸的孩子的阴道。他从这个扩大的洞口中依次拉出内脏,肠、肝、肺,最后是心,它们都从根蒂上被拽下,都从可怕的洞口中被拖到阳光下。